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原创 > 原创

上海弄堂:一段可以捡拾岁月的河流

罗光乾2020-05-01【】人已围观

简介弄堂,这一上海特有的符号,它既不同于传统的中国江南民居,也不同于任何一种西方的建筑形式。然而,它又总是或多或少地带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痕迹,又或多或少地带有外来的建筑

弄堂,这一上海特有的符号,它既不同于传统的中国江南民居,也不同于任何一种西方的建筑形式。然而,它又总是或多或少地带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痕迹,又或多或少地带有外来的建筑影响。它最能代表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的特征,它也是近代上海历史的最直接产物。

从19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简易木板房到早起的石库门,从20世纪初的新式石库门,再到新式里弄、花园里弄及公寓式里弄,曾经与“第一次鸦片战争”“通商口岸”“租界”“十里洋场”密切相关,更与“名流雅士”“流氓大亨”以及千千万万上海市民的生活密不可分。

岁月流逝,近两百年的光阴悄无声息的远去,但有多少个故事、多少个典故、多少个名人、多少个记忆,留在了石库门,落在了亭子间。而今,走进这些或窄或深的弄堂,似乎徜徉在时光的河道,正逆水而上……

弄堂有着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地域风情。弄堂是历史留给上海的一段五味杂陈的记忆,漫步在这里,也许你能真正感悟,什么是海派文化。

可以说,没有弄堂,就没有上海,更没有上海人。弄堂,构成了近代上海城市最重要的建筑特色;弄堂构成了千万普通上海人最常见的生活空间;弄堂,构成了近代上海地方文化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山阴路,与上海最浪漫的马路甜爱路相邻。仅仅是一个转角的关系,走的快了,也许你就错过了这样一条安谧的马路。这条马路宽不过10米,却集上海弄堂房子之大全——上个世纪20年代的石库门里弄、30年代初的新式石库门、新式里弄、花园式里弄、公寓式里弄、花园洋房,都可以在这条短短的马路上看到。

行走在山阴路上,可以呼吸到浓重的文化气息。山阴路附近大大小小的里弄里,多的是名人故居。大陆新村9号,是鲁迅在上海最后的寓所。红砖红瓦砖木结构的三层新式里弄房屋,一代文豪在此与世长辞。

新华路素有上海第一花园马路的美誉。这条藏身于茂密梧桐树荫下的窄窄的马路,安静而带点贵气,以低调的优雅取胜。路两旁的梧桐,高大而神情自若地守护着一街安宁。

在这里,有一条马蹄形弄堂,被叫做新华别墅。过去,这条弄堂曾住了许多国家的外侨,所以也叫做“外国弄堂”。弄堂里,坐落着几十幢不同风格的欧式花园住宅,有英国、美国、荷兰、意大利、西班牙式等。因此,一入弄堂便恍若来到欧洲乡村。这条弄堂的设计者,正是大名鼎鼎的建筑家邬达克先生。

愚园路,上海西区一条著名马路。这条马路并不宽阔,但却也不短,从最东端的静安寺一直延伸到最西端的中山公园附近。愚园路有多少路口,就藏着多少故事。

从外面看,一个小小的弄口,不经意间也许就走过去了。而一旦进入其中,你会发现蜿蜒曲折的弄堂内,竟然别有洞天。越往里走,竟是越来越开阔起来,眼前也渐渐明亮起来,这时你的内心会有些小小的震撼。

余姚路:同乐坊,1843年上海开埠,这个当时在中国排名第12位的城市从此开始了它在历史舞台上浓墨重彩的书写;20世纪三十年代,上海到达了它“摩登”的一个鼎盛:超越巴黎,成为“世界第五、远东第二、中国第一”的大都市。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?有人认为是上海最好的年代:十里洋场,歌舞升平,海纳百川,通商要津。就连亦舒,在她的小说里都充满了对旧上海法租界霞飞路的回念。当然,也有人认为那是最坏的年代:租界林立,贫富差异,战火连绵,水深火热,张爱玲在她的《半生缘》里,写尽的是社会底层对于命运的无能为力……

除了有上海特色弄堂之外,还有很多让老同乐坊人骄傲自豪的“弄堂小工厂”。中国钢铁工厂、中国钢品厂、马宝山糖果饼干制造厂、芷江大戏院、芷江电影院、西海照相馆……随着时代的变迁,老厂房的辉煌已成昨日黄花。如今,同乐坊已摇身转变成为集酒吧、餐厅、概念零售店、艺术前卫画廊、小剧场的文化地标。每经过一家小店,都可以感受到新旧融合的万种风情。

陕西南路:287弄步高里。窄马路、梧桐树与西式的别墅建筑,是老上海道路的标志。陕西南路就是其中的典型。陕西南路过绍兴路向南行100米,马路左侧,“步高里”三字在一条很深的弄堂高悬。1928年12月,巴金从法国回到上海,真正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。

步高里门口,有一个坐东向西的高大牌坊,这中国式的牌坊造型雄伟古雅,像宫殿和庙宇的门楼。在当年洋楼林立的法租界中,这牌楼是很耀眼的一道风景,直到今天,这牌楼依然引人注目。

高安路:上海大亨弄堂。徐家汇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之一,是上海数一数二的时尚地标……这里还有着许多传承着上海历史文化的马路,蕴含着独具魅力的浓郁文化韵味。

高安路,座落着一座座优雅的老式洋房,18弄里曾住着上海滩著名的“面粉大王”、“纺织大王”荣德生。这栋房子,也许不应用“豪宅”来夸张,因为它的面积虽大,但整体风格简洁,中央入口是两根陶立克式的大柱子,其余造型成中规中矩的两边对称,毫不张扬,造型偏向实用而不是炫耀的讲究。自1960年后,这里改名为徐汇区少年宫,并沿用至今。

复兴西路:蓝妮弄堂。复兴西路,上海的一片净土。这里柔美、宁静、安稳,如同城中小岛,只是简单走着也很好。复兴路上,有一条弄堂,灰扑扑的,乍看并不起眼,却是著名的“蓝妮弄堂”,也有老上海人称它为“玫瑰别墅”。

蓝妮一生非常传奇,她是苗族人,最先在上海滩上以“苗王公主”而出名。她父亲生意不顺,搞到家道中落,也带累她的婚姻不幸。但是,蓝妮离异后却嫁到孙科,成了孙中山先生的儿媳妇。“蓝妮弄堂”堪称是最寂静的弄堂,走在里面,听得见心跳一样的,仿佛使人无所思无所欲,但如果把这些静静的房子和曾经的风云相联系,又顿时会觉得触目惊心。

泰康路:田子坊。泰康路,从头到尾不过四百多号,在繁忙的肇家浜路与低调的建国中路之间。泰康路210弄,现在被叫做“田子坊”,是画家黄永玉几年前给这旧弄堂起的雅号。因为早已声名在外,大白天去定然是人潮汹涌。

田子坊已然成为来自全国乃至世界文艺青年的朝圣地。这些弄堂曲折而狭小,墙面上缠绕穿插的电线,旁边的有些门面却装修得玲珑别致。门前的店招、橱窗里的物品、店内的灯光都是细心营造出的文艺口味的商铺。弄堂里除了创意店铺和画廊、摄影展,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咖啡馆。在闲散的下午,就着弄堂里的习习凉风,明媚的阳光铺在地上,空中满是慵懒的咖啡香味,真个是大有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意境。

重庆南路:万宜坊。万宜坊位于今重庆南路205弄,由法商万国储蓄会集资建造。最知名的是它里面有邹韬奋故居。

喜欢体味上海本土生活的人,应该选择这样的弄堂住一住。万宜坊的房子,像是非常干净、整齐的“联体小别墅”,虽然已历经近百年的岁月,但其外观设计,在今天看来仍非常时尚。细细品味,那红色的屋顶普遍泛着黑,诉说着它曾经历过的沧桑。

那一条条一排排的里巷,流动着一些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东西。在这城市的街道灯光辉煌的时候,弄堂里通常只在拐角上有一盏灯,带着最寻常的铁罩,罩上生着锈,蒙着灰尘,灯光是昏昏黄黄,下面有一些烟雾般的东西滋生和蔓延……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