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观察 > 观察

颜真卿真迹在日本受热捧 你会想到什么

罗光乾2019-02-20【】人已围观

简介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 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,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。展出的消息一出,台北故宫博物院向日

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

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,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。展出的消息一出,台北故宫博物院向日本出借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引发两岸民众愤怒。但是,这并没有影响到《祭侄文稿》在日本的展出。此次特展受到日本人的热捧。

日本明仁天皇夫妇20日晚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观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展

据悉,日本明仁天皇夫妇20日晚前往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观了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展览。天皇夫妇在参观期间,一边认真听有关《祭侄文稿》以及唐朝皇帝作品等展品的讲解,一边认真地欣赏颜真卿的书法作品。由于现存的颜真卿的真迹数量有限,所以明仁天皇在看到《祭侄文稿》后感慨道:“很好地保留下了”。美智子皇后则赞赏“珍贵的东西啊!” 

唐玄宗书《纪泰山铭》

日本书道源于中国,已成为日本传统文化的代表之一。公元754年,中国僧人鉴真东渡日本,带去王羲之、王献之书法真迹,使“二王”书法在日本盛行;17世纪中叶,中国高僧隐元东渡日本,传入苏东坡、文征明等人的墨迹,日本又掀起了“唐样”热;到了清末,清朝公使馆官员、金石学家杨守敬携带六朝碑帖赴日,日本又随之兴起了临摹、学习六朝北魏拓本的热潮……书法连接着中日的历史交往,是中日友好往来和交流的重要纽带。日本唐招提寺内御影堂中陈列的“鉴真和尚坐像”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日本群马县境内的“上野三碑”等,见证了这段历史。

颜真卿《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》

悠久的书法文化从中国传入日本,影响了众多从事书法事业、热爱书法的日本人。日本目前大约有一千万书法爱好者,其中更不乏佼佼者。从整体上看,日本人似乎比国内对书法的热情要大得多,尤其是数以万计的家庭主妇们,把书法当做毕生的功课修炼。她们体会到学习书法的过程,实际上是陶冶情操、提高涵养、提升自身素质全面升华的过程,能净化人的心灵,提高人的品位,能使人变得更成熟,更儒雅。而一些政府官员、政治家、社会名流,他们出入各种社交场合时,常常要为人签名或者题字,因此,他们会在百忙之中,常常也挤出时间学习书法。因此,书法在日本极具社会意义,而且具有相当大的市场效应。

怀素《自叙帖》

日本社会上研习书法之风甚盛,随处可见“书法教室”的广告。日本数千家出版社中,约有1/3的出版社出版过书法类图书。此外,日本还有难以计数的书法展厅。在浓郁的墨香氛围里,日本称得上书法家,且能举办个人展览、出版作品集的人,大约有100万之众。

颜真卿真迹《祭侄文稿》

颜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作为此次展览的焦点,全文共计23行,234字,中间涂改有30余字。被誉为“天下第二行书”的《祭侄文稿》可以说是一件保存至今且十分难得的唐代书法真迹。

欧阳询《九成宫醴泉铭》

此次特展主要聚焦唐代书坛,探究颜真卿诞生的背景与巨大成就,分析唐代书法及颜体书法的影响,包括对日本的巨大影响。

褚遂良《雁塔圣教序》

“颜真卿:超越王羲之的名笔”特展可谓名碑名帖、名家名迹荟萃,除了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(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、宋拓颜真卿《千福寺多宝塔碑》(东京国立博物馆藏)、宋拓褚遂良《雁塔圣教序》(东京国立博物馆藏)、宋拓欧阳询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、虞世南《孔子庙堂碑》唐拓孤本(东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)、怀素《自叙帖》《小草千字文》(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等之外,还有褚遂良《孟法师碑》唐拓孤本(东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)、黄庭坚《行书伏波神祠诗卷》(东京永青文库藏)、智永《真草千字文》、苏轼《行书李白仙诗》卷(大阪市立美术馆藏)等等,日本所藏四件珍罕的王羲之法书唐摹本其中之二——《妹至帖》(九州国立博物馆藏)、《大报帖》(私人藏)均将展出,总体展品数量达177件(组),分为六大章节。

虞世南《孔子庙堂碑》

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性符号,中国书法虽在2009年9月30日成功入选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但由于当代书法艺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传统文化土壤正在弱化、变异,中国书法繁荣发展之路依然漫长。

相关文章